浏览:3490
《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》

作者: 共享
9:55pm 09/02/2003

主题:《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》
作者:共享 on September 26, 2000 at 23:09:48
与费言君讨论《生命的价值》让我想到了十年前我曾看过的这本书,这本书是我钟爱
的书。直到现在我依然把它带在身边,昨晚读了费言的贴,又想起这本书,拿出来重
读,又感到心灵的的震撼!

“在这个世界里,无法承受的责任重荷,沉沉压着我们的每一个行动,如果这是最沉
重的负担,那麽我们的生活就能以其全部辉煌的轻松,来与之抗衡。可是,沉重便真
的悲惨,而轻松便真的辉煌吗?最沉重的负担压得我们崩塌了,沉没了,将我们钉在
地上。可是在每个时代的爱情诗篇里,女人总渴望压在男人的身躯之下。也许最沉重
的负担同时也是一种生活最为充实的象征,负担越重,我们的生活也就越贴近大地,
越趋近真切和实在。相反,完全没有负担,人变得比大气还轻,会高高的飞起,离别
大地亦离别真实的生活。他将变得似真非真,运动自由而毫无意义。那麽我们将选择
什磨呢?沉重还是轻松?。。。。唯一可以确定的是:轻/重的对立最神秘,也最模棱
两难。”

我想,每个时代,每个地方的人,大概都在考虑这个永恒的问题。

费言君对生命价值的定义,是建立在金钱与地位之上的,当然这是普遍的价值观,对
于生命价值大小的衡量,也是以此为基础。

我们所感觉的更多是沉重,是钱不够用的沉重。费言君以及我自己也都追求轻松,追
求精神上的满足,追求文化艺术,追求生命中的最高价值。

但你可曾想到轻松?我们可以选择轻松的生活,不结婚,也不要孩子,不要任何负担
,如那些“环球型”的精英们,他们轻松没有负担,可以到处漂浮,没有家,也没有
根,这条路走到尽头又会是怎样呢?一个人,倘若他的一生不是沉重的,而是轻盈的
,开始时,丢掉一切的负担似乎还充满着激情与欢乐,丢掉之后又会是怎样呢?一个
人便是孤零零地活在这个世界上。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轻!

我想,个人的力量是无法左右社会的,好象当战争来临时,我们无法抗拒战争;当金
融风暴来临时,我们也无法逃避,忍受是我们唯一的选择。

费言君的理想社会,我想是不存在的,其实要怎样生活就决定于我们自己,我们必须
在适应这个社会的基础上,再求得发展。

价值是以价格来体现的。老毛,有人说他伟大;也有人说他一钱不值。伟人尚且如此
,更何况我们这些平民百姓!我们的价值在哪里呢?是以我们这辈子赚多少钱,这样
的价格来衡量的吗?

对于那些生命轻飘飘的人来说,腰缠万贯,生活空虚孤独,他们的价值又在哪里呢?

这些问题我也想不通,我想我只是从另一个角度与大家讨论。

共享 23:09:48 26/09/2000


主题:〈生〉一书经典片段,与您共享
作者:共享 on September 30, 2000 at 23:09:37
   萨宾娜不断地讲礼帽,讲她的爷爷,直到喝完第三杯酒,才说:“我马上就转来”说完闪进了浴室。
   她穿着浴衣走出来,待特丽莎举起相机选择镜头,她把浴衣打开。
   这部相机既是特丽莎观察托马斯情人的机器眼,又是遮掩自己面孔的一块纱布。
   萨宾娜花了点时间才把自己的浴衣完全脱掉,这时才发现她所处的境地比自己预计的要尴尬得多。又花了几分钟摆弄姿态,她向特丽莎走去,说:“现在该我给你拍了。脱!”
   萨宾娜多次从托马斯那里听到命令:“脱!”这已深深刻记在她的记忆里。现在,托马斯的情人对托马斯的妻子发出了托马斯的命令,这两个女人被这同一个有魔力的字连在一起了。这就是托马斯的方式,不是去抚摸对方,向对方献媚,或是恳求对方,他是发出命令,使他与一位女人的纯真谈话忽然转向性爱,突如其来,出人意外,温和而又坚定,甚至带有权威的口气。而且还保持着一定距离:那时侯他从不碰一下被他命令的女人。他也常常用这种方式对待特丽莎,尽管说得柔和,甚至近乎耳语,可那是命令,她从未拒绝服从过。现在听到这个命令,她燃起了更为强烈的服从欲望。顺从一个陌生人的指令而行动,本身就是一种特有的疯野;而听从一个来自女人而非男人的这种命令,疯野中就包含了更多的狂热。
   待萨宾娜接过相机,特丽莎脱了衣服,光着身子站在萨宾娜面前,一副缴了械的样子。的确也是缴了械:她用来遮脸和对准萨宾娜的武器是给缴了。她完全是在接受托马斯情人的怜悯。这个美丽的征服使她陶醉,她希望自己光着身子站在萨宾娜对面的时刻永远不要完结。
    我想,萨宾娜也被这奇特的场景迷住了:她情人的妻子竟奇异地依顺而胆怯,站在她面前。不过按了两三次快门以后,她几乎被自己的迷醉吓住,为了驱散它,便高声大笑起来。
    特丽莎也笑了,俩人穿上衣服。


共享 23:09:37 30/09/2000




作者:共享
主题:《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》
送交:共享


针对此文发表意见

本文专栏其他专栏

删除文章 修改文章